花儿在很努力的开放,只是你看不到

    一位陆军上校退役了,领着一笔可观的退役金,回到了温暖的家。此时,他已65岁。按理说,可以享享清福了,可他在家住了一个月就坐不住了,想出去找点事干。这个想法一经提出,立即遭到全家人的反对。子女们说都65岁的人了,还能干什么呢。他说:是呀,都65岁了,能干点什么呢?可在家呆着,时间也是逝去,干点事也可以充实一下自己的生活啊!由于态度坚决,子女们不得不同意了老人的想


[......]

继续阅读

    一位陆军上校退役了,领着一笔可观的退役金,回到了温暖的家。此时,他已65岁。按理说,可以享享清福了,可他在家住了一个月就坐不住了,想出去找点事干。这个想法一经提出,立即遭到全家人的反对。子女们说都65岁的人了,还能干什么呢。他说:是呀,都65岁了,能干点什么呢?可在家呆着,时间也是逝去,干点事也可以充实一下自己的生活啊!由于态度坚决,子女们不得不同意了老人的想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