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三历涅槃(1)一花一世界,一物一太极

交易笔记 · 2015-06-17

昔伏羲氏作八卦时称:“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是故,易有太极,是分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据其数,遂定天下之象。参天量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既这天地、鸟兽、身物都自然万物之属,衍生体现的自当也就是自然的规律了。

 

综观哲学发展,唯心执于心,唯物执于物,各有偏执,各走极端;只有融合二者的“心物一元论”,有如太极图中所现,才是融通二者,并集合了道、释、儒、墨、法、阴阳、诸子百家大成之说。故,唯有心物一元,才是不执一端、不攻不驳,执中和合;唯有心物一元,才能充分体现中国古老哲学的兼容并蓄和唯自然宇宙的神髓;也唯有心物一元,才能真正堪当承载、贯通中国古今文明、融合世界文明的伟大历史使命。纵观历史,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余今还谁?为何唯中华文明得以延续千载、绵延不绝?究其就里,这心物一元、执中和合的重要意义不可不查。

 

中国古人讲“万物皆有灵”,即有心、心同、意识同、根本同、规律同;释家有“一花一世界,一木一菩提”之说,并宣扬众生平等,说的并不是大众普遍理解的等级均等,而是指万物法性和意识的平等、相同、归一;儒家讲“万物虽各有其性但理一万殊”,也是说根本规律的雷同性,唯表现形式各不相同罢了;道家的黄老哲学就更加质朴和直观了,“万法归宗”,“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是是无、是无极,一是太极、是规律,太极虽不是万物的究竟和本来面目,但却是生发万物的枢纽,“一物一太极”,没有它则万物无以生成。

 

先人常说,人只有按照符合自然的法则规律行事,方可趋吉避凶而无忧。而当今之世,人们却大多在迷茫地随波逐流在喧嚣和浮躁之中,失去了古人那种辩证的自然观。就说我们从事投资投机的这个金融行业吧。交易只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分析方法也只是应用的工具,市场和人才是真正的主体,从一物一太极的角度来说,市场和人就是太极的道体之现。可两百多年的金融历史进程中,人们却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关于技术分析有效还是基本分析有效的争论。双方各执一词,唇枪舌剑,将矛盾的焦点和争辩的中心集中在分析工具上,却不是放在市场和人上面,何其谬也?更何其肤浅?大众也自然也就更加在这辩论的唾液中迷失了方向和本能。后来,更好笑了,突然跳出来一些所谓客观人士,他们的论调是这样的:经济基本面的分析是宏观分析,适合应用于对长期趋势的判断和投资;图标技术分析是微观分析,适合应用于对短期波动的研判和投机。这,竟然就堂而皇之成为了所谓专业性的标准,怎不更让人贻笑大方。真正客观的来看,是否应该这样说:这只不过探究市场究竟的两个角度,或者说两种渠道而已,就有如唯物与唯心。十数年来,身边实际出现的可以长期平稳盈利的基金管理人,只有不足五指之数。大家虽各自开始切入市场的角度各有不同,受到的文化教育也是有东有西,但到了最后,共性是都是在拥有了开放的心灵后,没有了唯物,也没有了唯心,走出了技术分析,也走出了基本分析。工具不再重要,渠道也已是昔日阿蒙,对自己、对市场、对自然的深化理解和递级感悟才是我辈所求

 

举个别的例子,触类旁通一下,便于诸君理解。

 

喜欢看武侠小说的朋友应该都很熟悉黄易这个名字。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剑客”之后,武侠小说即自巅峰跌落,一度褪淡到黯然无光、后继无人之境地。唯当黄祖强出世,侠界才再现灵光。他的作品风格独树一帜,人物刻画栩栩如生,人性描写入木三分,内容结合天文、历史、科幻、战争、谋略、玄学星相、五行术数,使读者的思绪可以徜徉在丹学仙道、经脉理论、诗词歌赋和琴棋书画的海洋之中,没有拘束限制的任由你想象力也去天马行空。而重中之重,也是个人对其作品产生偏爱的最主要缘由,是在于其对于“道”的观点。他的许多作品中都有过这样的文字体现:任何技艺和事物都可以升华到道的境界,只有击败自己、不断试炼自己的最大极限,才可以以武道进窥至道。浅显文字,人人知道,但真正明白者有几何哉?大多数人认识黄易是从«寻秦记»和«大唐双龙传»两部电视剧开始的,但如有闲暇还是建议大家看看«翻云覆雨»和«破碎虚空»,私以为这两部书才是其哲学思想真正得以体现的点睛之作。自吉川英治在其名著«宫本武藏»中首次提出“以剑道参悟人生真谛”之后,金庸的小说中出现了“无剑胜有剑”,古龙小说中出现了“无招胜有招”,但黄易在这两部作品中,却首次提出了“由魔入道”和“由道入道”之说,对心中早有如此感悟的我来说,阅读这两部小说的感受实在是大快朵颐,频频浮白。魔宗蒙赤行长街暴雨大战大侠传鹰、月满拦江之夜魔师庞班大覆雨剑侠浪翻云,堪称两大经典战役。两魔两侠、双正双邪,寻常结果都是邪不胜正,但黄易的结果却是当四人均籍借悟力和毅力到达突破巅峰之时,竟然都可以觉悟天道、踏破虚空。每阅思至此,都不禁有击节起唱的冲动,那是一种灵魂的撞击和共鸣。投资投机的世界里,技术分析上手往往较快,因此非金融专业出身者往往对它情有独钟,这就有如邪派武功的剑走偏锋、辟径而上,先期进境飞快,但先快后慢符合自然规律,从技术分析入手者越到后面进速就开始愈发难能和缓慢;基本分析的拥趸却大多是金融专业或者学经济的出身,先期总是要经历相对漫长的初级学习和进境缓慢的积累阶段,与技术分析恰恰相反,但先满后快也是符合自然规律之事,越走到后面,随着经验的累计,进速就越发快速,也越来越容易从现象看到问题的本质,有如正宗武功的由浅入深、扎好根基、循序渐进。二者在初期和中期的比较虽南辕北辙,但是到了后期,只要你可以坚持到后期,你一定会发现,二者均可突破最后的瓶颈,由交易之道进军无上天道,成万法归宗之事。不敢妄言自己,但我引证的这几个同道就是事实例证。

 

即使不是大音也必定稀声,而无几人可以附和,但还是要告诉那些热爱投资投机的朋友们,那些愿意以交易为媒介觉悟天道的同好们,早些放弃那些对工具喋喋不休的争辩和迷茫,早些将重心放到市场和人、自然和个体的主体上来,放到太极的载体上来,才不会白费光阴。孰不闻,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尤在耳畔。原文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d865160100cro7.html

文章推荐:

一个小故事蕴含的“看长做短”思想

飘单的艺术(转载)

罗素眼中的智慧---尊重客观

我眼中的寻我先生(66)如何交易,才会有幸福感?

寻我先生的新浪博客被关闭了

发表评论

搜索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