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三历涅槃(1)一花一世界,一物一太极

昔伏羲氏作八卦时称:“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是故,易有太极,是分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据其数,遂定天下之象。参天量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发挥于刚柔而生爻。”既这天地、鸟兽、身物都自然万物之属,衍生体现的自当也就是自然的规律了。

 

综观哲学发展,唯心执于心,唯物执于物,各有偏执,各走极端;只有融合二者的“心物一元论”,有如太极图中所现,才是融通二者,并集合了道、释、儒、墨、法、阴阳、诸子百家大成之说。故,唯有心物一元,才是不执一端、不攻不驳,执中和合;唯有心物一元,才能充分体现中国古老哲学的兼容并蓄和唯自然宇宙的神髓;也唯有心物一元,才能真正堪当承载、贯通中国古今文明、融合世界文明的伟大历史使命。纵观历史,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余今还谁?为何唯中华文明得以延续千载、绵延不绝?究其就里,这心物一元、执中和合的重要意义不可不查。[......]

继续阅读

我眼中的三历涅槃(3)轻装才能远走,静心方可久行

一小和尚欲出门云游,可日期一推再推,半年过去,动身之事仍未成行。

 

方丈叫他来禅房问到:你欲出门云游久矣,缘何仍未动身?

 

小和尚面现愁云答道:我此次云游,一去万里,不知要行多少里路、跃多少条河、翻多少座山、经多少风雨,所以,务必要一切准备停当方可起程。

 [......]

继续阅读

我眼中的三历涅槃(4)风林山火,疾徐动静

金融投资投机之世界,美轮美奂者多也!遂人常为之而迷醉。愚钝如我,便在逝者斯夫之中,转眼间流连了一十七个秋冬春夏,至今仍乐在其中,不思蜀地。每每酒至半酣处慨叹至此,便总有人侧面相问:“弱肉强食之地,美之安在?”简答一致曰:“无处不在!何处不美?”史中有记,昔日佛印与居士东坡佛屎之对后,小妹做结时一语中[......]

继续阅读

我眼中的三历涅槃(5)悟就是了,顿渐何妨?​

      无论昨日黄花已过多久,朋友的来访中还是总有人喜欢聊起«天道»这部剧集,而其中那段由元英随笔而引发的丁、智、楚三人关乎佛法、佛教和得救之道的讨论,则更总是要作为被津津乐道的核心。然而,因大家多数未曾读过原著«遥远的救世主»之故,便自然也就错过了那次讨论中最精彩、并更有哲理的部分,即智玄大师[......]

继续阅读

我眼中的三历涅槃(2)定性和定量

定性从来就离不开定量,否则就失去了基础;定量也从来不能与定性脱节,否则就没有了前提;定性和定量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又怎么能因选取数据方向的不同而割裂二者呢?更有甚者,还要成为两个流派,对立抗争,谬之不能再谬也!所以,市场中根本就不应该有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的区分,分别的只是角度不同、方向不同、工具不同罢了。至于那个角度更好、方向更佳、工具更锋利,无从判断,也不用分之以高下,说剑比刀好、刀比剑棒,都不客观,只能说某个人应用的好。事实告诉我们,巴老的伯克希尔哈萨维公司,几十年来平均收益在25%左右,现在管理的规模在500亿以上;西老的大奖章基金二十多年来的收益在35%左右,现在的规模为50亿。规模的不同导致了收益率的自然差别,但二者的持续成功都证明了各自的投资理念、资金管理、风控体系的有效性,也证明了成功并不在角度、方向和工具上面的道理。开放的心灵下,更该如此。我们应该多放心思的地方,不应该是什么定性、定量,也不应该是什么基本、技术,而应该是从人家成功的投资理念、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方面得到一些适合自己的感悟。否则,真象火星兄弟所说的买椟还珠、舍本逐末了。


[......]

继续阅读

定性从来就离不开定量,否则就失去了基础;定量也从来不能与定性脱节,否则就没有了前提;定性和定量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又怎么能因选取数据方向的不同而割裂二者呢?更有甚者,还要成为两个流派,对立抗争,谬之不能再谬也!所以,市场中根本就不应该有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的区分,分别的只是角度不同、方向不同、工具不同罢了。至于那个角度更好、方向更佳、工具更锋利,无从判断,也不用分之以高下,说剑比刀好、刀比剑棒,都不客观,只能说某个人应用的好。事实告诉我们,巴老的伯克希尔哈萨维公司,几十年来平均收益在25%左右,现在管理的规模在500亿以上;西老的大奖章基金二十多年来的收益在35%左右,现在的规模为50亿。规模的不同导致了收益率的自然差别,但二者的持续成功都证明了各自的投资理念、资金管理、风控体系的有效性,也证明了成功并不在角度、方向和工具上面的道理。开放的心灵下,更该如此。我们应该多放心思的地方,不应该是什么定性、定量,也不应该是什么基本、技术,而应该是从人家成功的投资理念、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方面得到一些适合自己的感悟。否则,真象火星兄弟所说的买椟还珠、舍本逐末了。


[......]

继续阅读